宇宙猫头鹰🐍

嘟波读博嘟啵赌博

一种SU au

和一些友友聊  觉得嘟是火欧泊 然后波是蓝月亮石英

【2021阿布波24h 8:00】

公司的下午茶间似乎被占用了

good evening nd welcome back to our channel:)

油画棒画的很烂但是 看了@典明粥店头号员工 老师写的波做梦的那篇文就想画惹🥺🥺您写的梦境实在是太美了

🌧☔️💧💦

是群里的作业🙏🏻


        霍格沃兹的雨季持续进行着,天空总是维持着一种铁灰色,伴随着无限期的雨滴,把地面、墙壁和植被都再降低一个暗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波鲁那雷夫不喜欢下雨的天气,他每天的衣角从早上出门到晚上回公共休息室的期间就没干过,在本周第六十八次安抚他因为天气而闷在枕头里的宠物鸟,白色鹦鹉的眼睛半闭着,表现出对整个世界的不满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波鲁那雷夫周五下午从教室回宿舍的路上,雨又下了起来。他叹了口气,施法撑起伞,雨滴在他头上发出细小绵密的声音,很多人会喜欢,比如阿布德尔,但波鲁那雷夫不是。他喜欢纯粹的阳光,以至于舍友抱怨他床边窗外的人造阳光过于刺眼。

       阿布德尔,他又想起他的拉文克劳级长,最近他很忙,他们几乎没什么时间见面。波鲁那雷夫尝试与猫头鹰门锁对抗,但全都以失败告终。偶尔阿布德尔看见他鬼一样地出现在他床边,对自己露出与雨季格格不入的的笑容。法国人把男朋友扯进床里,紧紧地拥抱他,“我用两天的饭钱贿赂你的学弟帮我解题。”然后他最喜欢得到阿布德尔无奈的亲吻,男朋友短暂地阻止了他的进一步动作:“我有理由认为你和所有拉文克劳学生都认识。”“我没有!”他轻轻笑出声,用力咬了一口埃及人的下巴,手钻进他的外袍里,“但是最近我见到你舍友比见到你还多。”“期末,抱歉,Jean,”阿布德尔揉揉他的耳朵,他驯服地仰起脖子,眯起眼睛。学长的声音仿佛在雨雾里:“过了这一周后就会好的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但这一周级长仍然没有空闲时间,波鲁那雷夫踩进巷子的水坑里,而鞋面不可避免地溅上水,看来抄近路在雨季不是一个好的选择,他低头盯着雨滴在水洼里留下波纹,又消失不见。没由来的郁闷淹没了他,让他发呆,让他胡思乱想,低头站在雨中,并且没有意识到时间已经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  “鞋脏了吗?”他抬头看见阿布德尔关切的眼神,就仅仅是看见他,波鲁那雷夫一整天的情绪就被抚平了。“我刚从你宿舍出来,你不在里面。”阿布德尔跨了两步靠近他,把手放在他的后颈上,手指上下轻轻动着,像抚摸一只委屈的狗。“我很无聊,”波鲁那雷夫把头靠在学长肩上,“你违约了,下一周你得给我补偿。”“当然,虽然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,但是,”灰蓝色的围巾绕过他的脖子,阿布德尔把他拉的更近,让两个人的额头轻轻相碰,“Jean,我很抱歉。”波鲁那雷夫攥紧了他的领口,用嘴唇撞上他的,索取他的临时补偿。这个吻让阿布德尔想起他们在宿舍楼梯口拥抱后道别,楼梯在他们脚下平整地分割开,旋转着把波鲁那雷夫送离拉文克劳休息室,缓缓向下移动,直到波鲁那雷夫消失在他的视线。他睁眼看到格兰芬多学生仍然因为迷恋而紧闭着眼,他让他们两个从吻里分开,而后者仍忍不住向前追逐他的嘴唇,那双蓝眼睛看着他。“我现在不忙,”他们之间的围巾仍然缠在两个人的脖子上,“你需要我再陪你回一次宿舍吗?”法国人愤愤地掐了他的手臂,把他又拉进一个吻中,“我要你陪我到明天。”